• 文山州官方門戶客戶端

  • 文山日報微信公眾號
  • 頭條
  • 文字要聞
  • 文·網評
  • 專題頻道
  • 掌上直播
  • 文山日報
  • 關閉
  • 文山州大型全媒體系列報道

  • 登錄文山日報媒體云賬號

    文山人必讀 | 滇南抗戰連載? 拒敵于國門之外的“滇南抗戰”

    發布時間:2020-12-14 14:19:01  

    第八章 守衛藍天


    從1940年7月至1941年7月,日機對文山各縣區的轟炸共計9次,投彈75枚以上,致平民傷亡221人,其中死亡120人,傷101人;軍人死亡11人,傷3人;損毀房屋近800間(注:一格算一間),上千災民無家可歸,造成直接間接財產損失數10億元(國幣)。

    1941年春,國民黨軍政部部長何應欽來文山視察戰況。

    何應欽剛到文山,就被隱藏在文山城里的日本特務察覺,并將其行程通過地下電臺發回駐越日軍本部。第一天、第二天均平安無事。第三天早上8點左右,敵機來了,文山城里卻沒有發出空襲警報。聽到了敵機聲,緊急警報才被拉響,群眾來不及疏散,紛紛跑到附近的城墻腳下、壕溝里和河堤邊躲避,有的就躲在家里的桌子下面。這架敵機從追栗街方向,低空飛行進入文山縣城上空,目標是中山堂和省立開廣中學(注:原九道灣處)。敵機投彈2枚,1枚投在學海邊的石獅子處,獅子頭的一半被炸飛墻外,炸毀了當時新建的圖書館,院里一棵高大的銀杏樹被炸斷;另一枚投在學校的操場邊,炸毀教室1間。敵機低空掃射了一陣,又向開廣警備司令部(注:今上條街處)院內投彈1枚,再次進行了低空掃射。開廣警備司令部院內住著一批新兵,沒有上過戰場,他們驚慌亂跑暴露了目標,死傷10多人。當局怕影響軍心、民心,悄悄地把這些人的尸體運到城北的陸軍墓地掩埋了。

    美軍第14航空隊進駐滇南某機場

    這次敵機對文山城的轟炸,是一次早有預謀的行動,目標就是何應欽。那幾天,何應欽住在中山堂的招待所,只是當天他老早就出發去古木視察,所以逃過了一劫。文山城四周都設有防空高射機槍,其中有3處在敵機高空飛行時就亂放槍,只為虛張聲勢。當敵機俯沖低飛轟炸掃射時,由于射擊角度有限,怕打到城里逃散的人,這些高射機槍只能停止射擊,只有設在城里尊經閣(注:今上條街處)樓上的高射機槍,一直堅持向敵機射擊。

    1941年秋,美國空軍組建“中國空軍美國志愿大隊”(陳納德飛虎隊)援助中國對日作戰,基地設在昆明,在麻栗坡設置了一個9人的諜報組,不分白天黑夜地向美軍發送情報。

    日機轟炸蒙自時,有兩次被從昆明飛往蒙自的中國空軍遇上,中國空軍英勇迎戰。日軍轟炸蒙自最多的一次出動了29架飛機,警報拉響后,7架中國飛機起飛迎戰日機,當日機進入蒙自上空時,我方只有1架與日機遭遇,這架戰斗機在日軍編隊機群中上下沖擊,目睹這場空戰的人無不贊嘆中國空軍飛行員的英勇和飛行技術的高超。由于我方迎戰,使日機炸彈都投在機場旁邊的空地上,大坑小坑隨處可見,就是飛機跑道平安無事。在另一次空戰中,有1架日機在蒙自上空歪歪斜斜向南飛去,墜落在紅河南岸馬鞍底境內,當地駐軍將墜毀的飛機殘骸和帶血的降落傘等運到蒙自新安所第60軍軍部讓百姓觀看。日本飛機轟炸蒙自期間,政府、居民早晚辦公或生產,中午疏散,學校堅持上課,蒙自中學暫遷大屯繼續辦學,文瀾小學早上在校上課,中午就到郊外的余家寨、布依透村上課。1942年,美國空軍戰斗機進駐蒙自機場后,日機再也不敢來轟炸蒙自。

    滇南抗戰期間,有關文山城的防空問題,文山人段鵬起在其文章《孤膽保文城》中有這樣的記載:

    回憶五十年前,我們還是青少年,正處于抗日戰爭時期。大家對抗日戰場取得勝利歡欣鼓舞,對國土淪陷分外激憤,追悼抗日陣亡將士十分悲戚,把國家的存亡和自己的心緊緊拴在一起。一邊讀書,一邊開展抗日救亡活動。那時,我們生活在祖國西南邊陲的小小文山城,最初還稱為大后方,還沒有經受直接的災難。

    1940年,日寇侵占越南,這里突然變成前線,就久無寧日了。敵機頻繁地轟炸昆明和我省重要城鎮,幾乎天天從文山上空過境,天天被迫跑警報。學校被迫改為夜晚上課,菜油燈光伴著我們讀完所學的課程。后來學校停課,動員居民疏散到鄉下去了。文山的防空火力很落后,不僅沒有高射炮,連高射機槍也沒有。只有幾挺輕機槍安放在東山頂和城內制高點尊經閣第三層樓上,不僅不能威懾敵人,有時還會誤傷自己人。敵機來轟炸大都低空盤旋,肆無忌憚。

    守衛大后方

    1940年2月13日,群眾還在過舊歷年。下午3時左右,緊急警報響過很久還不見敵機飛來,疏散到野外的人群有的已陸續回城。突然敵軍27架轟炸機分兩路直臨文山城上空,從南到北排成一字形,看來將降低投彈。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從北方閃電般地飛來我方一架驅逐機,從高空俯沖降低,沖進敵機群,對準領隊機,連續幾發炮彈就將其擊中起火,敵機拖著濃煙掉落在南郊大石洞村附近的三角塘,只聽一聲爆炸,機上人員全部斃命。這架驅逐機面對幾十倍于己的強敵,英勇頑強,繼續向飛行中的敵機開火。地面的機槍同時響起來,打亂了敵機不可一世的囂張氣焰,致使敵機零亂地向南潰逃了。

    這位孤膽英雄以滿腔怒火沖進敵機群,并對準領隊機把它擊落,使文山城免遭一大災難。對于這位飛行員,至今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聽說是胡教官,是從開遠小龍潭就尾追這群敵機飛到文山的。文山人無法感謝他,而旅昆同鄉聽到消息后,匯集到巫家壩機場放鞭炮感謝并祝賀。

    這次空戰,在文山城里,成為街頭巷尾人們時常談論的話題,直到戰爭勝利結束。1990年,筆者仍然聽到一些老人在和孩子們講起這個故事。據查證,這批敵機當時是去轟炸開遠小龍潭的,被我空軍迎戰而返航。我軍跟蹤追擊并執行監視任務的這架白色驅逐機由陳納德航空隊的巴勃少校駕駛,一直追擊到了文山城上空,發現敵機有轟炸文山城的企圖,便一個“猛子”扎入了這27架敵機中間,咬住其中一架展開了攻擊,最后將其擊落。這時,文山城內所有防空火力也開始射擊,其他敵機來不及投彈就被嚇得落荒而逃。文山城區人民因此幸免一難,他們高興地奔向三角塘,把日軍飛行員尸體就地掩埋,把日軍飛機殘骸抬往文山城,陳列在文山縣民眾教育館。

    抗日戰爭爆發后,日軍先以廣西后又以越南為基地,對我國云南省內的大部分地區、軍事設施、交通要道、重要城市等進行了空襲。據有關部門統計,日軍對云南省的轟炸共計508次。由于我國空軍力量不強,防空能力十分薄弱,地對空武器十分落后,因而對日軍的空中打擊較弱,以致日機肆無忌憚、屢屢得逞。另外,我方民眾由于缺少防空知識,加上警惕性不高、麻痹大意,日軍的轟炸也令我方民眾損失極大。

    抗日戰爭開始后,云南省成立了防空司令部,三迤建立防空隊,迤南防空隊建立在彌勒,隊長郭建助。針對駐越日軍對紅河、文山地區的狂轟濫炸,兩地各縣(區)也分別設置了防空機構。在開遠建立甲、乙兩個防空監視哨,甲哨在東門城樓上,哨長白榮,帶哨兵8人;乙哨在河邊村,有哨長1人、哨兵3人,哨所的設備有電話機1部、定向儀1個、風向袋1個、時鐘1架、報警鐘1個。哨所的任務就是對空監視日機的行動,傳遞防空情報,要求每一個人都要堅守崗位,炸彈臨頭也不能離開。每天要向隊部報告當地的風向和校對時鐘兩次,當外地傳來有日機的空襲行動時,根據遠近及時間的長短及時報給政府,分別發出預行、空襲、緊急警報和解除警報等信號。預行警報是日機進入省境時,在東門樓上高掛紅燈一盞,縣政府鳴土炮一響;空襲警報是日機來向及距離本城市較近,有空襲的可能時發出,城樓上掛紅燈二盞并敲警報,縣政府鳴土炮二響;緊急警報是當日機已臨近城市上空時發出,城樓上掛紅燈三盞,鳴警鐘,縣政府鳴土炮三響;解除警報是在日機進擾的威脅已消除時,在城樓上掛一綠燈并吹號。通過這些防范措施,使城市居民和政府機關、廠礦工作人員得以向郊外疏散和回家,以避免和減少無謂的犧牲。

    開遠是滇南重鎮,交通樞紐,日軍垂涎已久。當其可望而不可及時,即采取從空中轟炸打擊,以破壞工廠、城鎮及交通的行動,加上開遠又是日機從南來騷擾滇中地區的必經之地,故開遠發出空襲警報的次數就比較多。

    為了防御日機轟炸,減少不必要的損失,蒙自也成立了防空指揮部,下設“一團三隊”組織,即:防護團,由官佩舉任團長,由侯風英、孫相昌、孫裕明等任專司勤根;消防隊,由李尊三任總隊長,唐作生任中隊長,隊員是商業部門的店員;救護隊,由衛生院院長陳日生組織,藥品由衛生院負責采購,梁紹鴻任隊長,隊員由各學校抽人組成;擔架隊,隊長是文觀(文瀾、觀瀾)兩鎮的鎮長,隊員由文觀兩鎮的保甲長和從壯丁中抽調身體強壯的人擔當。蒙自防空指揮部及下設的“一團三隊”,成員每人發給一個通行證,敵機空襲時即可四處通行。

    文山城四周的防空部隊也裝備了一批高射機槍,在縣城東山制高點,甚至連古老的文筆塔上也臨時建成了高射機槍陣地,文山城四周有4個以上的射擊點,這些陣地的設置,有效攔截了日軍飛機前來狂轟濫炸,保衛了文山城,保衛了文山人民。

    文筆塔最初建于康熙年間,叫拱翼學宮,曾有“雁塔秋風”之說,是文山舊時的一道獨特景觀,為文山舊八景之一。文筆塔舊塔高七層,計五丈八尺,為19.33米,鑲嵌有“雙桂爭奇,鐵畫銀鉤探月窟;一江橫影,層巒疊嶂躡天根”的楹聯,非常形象地概括了文山的地理地貌。由于此塔歷經風雨剝蝕,年久失修,塔身漸次垮塌。

    1944年,為適應關麟征將軍“三合戰法”需要,第九集團軍在東山修筑防御工事,將殘塔全部拆除。該塔1997年重建,歷時一年,于1998年3月底修建而成。

    為了文山城的群眾防空,當時縣國民政府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如省府在昆明辦了防空游教班,文山縣就派了小學老師朱桂津去學習;后來又在省航校、防校開辦了防空訓練班,在文山西華寺建立了航空無線電臺,在馬關大栗樹和河口(注:當時河口部分地區歸屬文山)也相應設立了航空雷達和無線電臺。

    防空員在五華山上施放警報信號

    文山縣還成立了防空司令部,團管區司令李秉陽兼司令。防空司令部規定了防空訊號的發布方式,最初規定:敵機進入國境,派人抬著紅旗游街,為預行警報;敵機向文山方向飛來,在大西門城樓上立高竿掛出紅球為空襲警報;敵機過后,掛出綠球為解除警報。后來覺得抬旗跑街行動緩慢,掛球不易為群眾看見,就改為放土炮發警報,先在縣衙門口(注:今東風路步行街),后改在電報局門口(注:今市一小旁邊),規定放三炮為空襲警報,四炮為緊急警報,一炮為解除警報。縣府貼出布告規定:“炮響三聲人疏散,連發四炮斷交通,獨放一炮是解除,人人謹記在心中。”又把大興寺的古鐘抬到城內的制高點文廟內尊經閣三層樓上掛起來,配合火炮敲響警鐘,全文山城和周圍的人都能聽到。

    李秉陽調離后,由繼任團管區司令周懷植兼任(注:周懷植后任國民政府文山縣縣長),他接任后,繼續采取一些措施,如派林培云去昆明學習,回來后在八角亭成立防空哨所,并委任他為所長。由于文山城三面環水,又被城墻包圍,只有4個城門洞可供出入,城外只有南橋、北橋兩個通道,城內人煙稠密,街道狹窄,一旦有警報就非常擁擠,所以,警備司令龍奎垣下令,拆開內梁子上的城墻,新開一道城門(注:今慧祥大廈外),由上條街、下條街可直接出城經大同公園到西山;在北門外、東門外盤龍河上新架兩座木橋,可直通東山腳下。另外還廣挖防空洞,又在東山頂上、三元洞、大西門城樓、尊經閣等制高點安放高射機槍,文山城里的防空設施逐步有所加強。一旦發出警報,縣長周懷植常常提著“文明拐杖”沿街催促群眾跑警報,群眾對他的印象很好。

    當時,文山城里的學校也采取了一些相應措施,如興華小學(注:今市一小),白天帶領學生疏散到北橋外的鐘靈寺、火神廟(注:今琵琶島東面)內上課,后又改為白天疏散,夜間上課。那時候,文山沒有電燈,學生上課時每人提著一盞小油燈,教室昏暗,但老師仍認真嚴肅講課,批改作業,學生們仍勤奮學習。學校還經常組織學生排演節目,在學校和街頭進行抗日救亡宣傳,以此激發群眾的抗日救國熱情。

    1937年,國民政府在廣南城東郊修建了飛機場,先后調集廣南、富寧、硯山、西疇4縣民工12947人修建該機場,分二期施工,到1940年機場竣工,共用工526864個,每日每個工只發國幣0.1元。1941年秋季,文山軍民又日夜對廣南機場進行加工修整,并擴建啟用文山縣西郊校場壩(注:今古德水岸小區處)軍用機場。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飛虎隊”戰斗機群于1941年先后進駐這兩個機場,直到1945年9月撤離。機型有鯊魚式、佩刀式戰斗機和雙身子戰斗機等27架,中型運輸機1架,飛行員和地勤人員40余人。

    為保衛滇越鐵路及滇西公路軍事運輸保障,云南高炮防空部隊英勇作戰,多次擊落日軍戰機。

    美國空軍第14航空隊“飛虎隊”前來文山地區參加抗戰,扼守住了日軍戰斗機、轟炸機自廣西和越南飛往昆明及滇中轟炸、掃射的航線。兩個機場分別各有1個戰斗機分隊常駐,從而使敵機再也不敢在文山地區上空橫沖直撞、低飛盤旋、隨意掃射,日軍侵入文山地區領空的次數隨之減少。

    1942年上半年,國民政府空軍第114航空站移駐蒙自飛機場。隨后,國民政府中央軍第54軍198師駐扎蒙自芷村,沿蒙河鐵路排兵布陣。下半年,美軍第14陸航隊的一個驅逐機大隊駐扎到蒙自飛機場。從此,以蒙自為指揮中心,國民政府在滇南形成了陸空結合、中美聯合的抗戰空防態勢。

    1942年,文山地區各學校中級部開設了一門特殊的課——《戰時常識》。課本由正中書局發行,封面類似牛皮紙,“戰時常識”四字為直排,左側有教育部審定字樣,封底印有橄欖葉與書的小圖案。課本文字十分簡練,插圖較多,實用性強,深受少年兒童的歡迎。內容除一般的陸軍基本知識外,多數是防空常識。如同盟國(中、美、英、蘇)和軸心國(德、意、日)的國旗及飛機標志識別,疏散地域的設置、偽裝,敵機空襲時的早期疏散隱蔽和緊急疏散隱蔽,各種警報信號的規定,空襲疏散中的尊老愛幼,戰地救護的組織,敵施放毒氣時的應急措施,初級戰傷救護,夜間防空襲時的燈火管制,積極配合部隊進行反空襲斗爭,防空襲時如何抓漢奸,采取措施消除空襲后果等等。

    每逢上《戰時常識》課,學生們都很感興趣,總是聚精會神地聽講,有時還進行實地演練,使學生盡快掌握一些戰傷自救、互救的動作要領,學校組織反復演練,不斷糾正,直至熟練掌握為止。逢學校組織到野外郊游,學生們更是高興異常,到了目的地后,教官則利用“抓俘虜”“捉漢奸”游戲的方式,組織防空演習訓練,并結合課文教大家如何利用地形保護自己。這樣既鍛煉了學生的意志,又增強了體質,更重要的是,通過靈活多樣的形式,在學生們幼小的心靈深處,播下了“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愛國主義種子。

    據個舊人張文記述:

    當時個舊不僅人口少,城區范圍也很小。由于戰爭,大錫不景氣,礦業凋敝,市場冷落;城區東西狹窄,南北修長。南起通寶門(注:古城門,已不復存在),北至火車站、錫務公司,西南兩邊各有老陰山、老陽山山麓,城區中心為如今的人民路、大橋一帶。防空洞主要在老陽山上,寶華山也有少部分。防空洞多為人工挖的土洞,不太深,但數量不少。還有少數天然溶洞,如上河溝的貓貓洞、新冠的仙人洞,容量較大,前者是當時較熱鬧的防空洞,我八、九歲時曾隨父母多次進去躲過飛機。另外,還有少數獨家專用的防空洞,如黃縣長家的防空洞,基本上是自用的。當時,中國、英國、美國等為同盟國,一致對抗德國、意大利、日本,因而有美國盟軍的“飛虎隊”協助抗日。蒙自有軍用機場。大約在1943年左右,個舊相應地在北郊三家寨附近開辟了一個小型飛機場,經常有飛機在那里升降出沒。我第一次在那里見過真的飛機。一旦有日機入侵,昆明的、蒙自的、個舊的戰斗機就會飛起追擊,展開空戰。膽子大的人常在聽到空中的機槍聲響起時,跑出防空洞觀空戰。銀白色的機群在高空追來攆去,不時可以聽到遠空的槍炮聲。有一回,據說擊落了一架日機,有人還趕去參觀。

    當時,來滇南參戰的美軍飛行員戴著星條旗和“來華參戰洋人(美國),軍民一體救護”標志,逢人就豎起大拇指“頂好、頂好”地打招呼,滇南的老百姓知道他們是來幫助中國打日本鬼子的,也跟著“頂好、頂好”地回應。一些頑皮的小孩子總是跟在美軍身后取樂,美軍不懂漢語一概以“頂好”應之。

    經歷過那些事件的老人都記得,當時,有美軍駐扎的地方,經常放電影,附近的人們常到美軍的軍營里看電影。文山人還記得當時放映過一部電影叫《魂斷藍橋》,男女主人公非常相愛,但為了和平他們只能分別,男方去當兵參加了一戰,男女主人公的遭遇看哭了許多文山人。開遠的美軍駐地也經常放映查理·卓別林演的電影,讓許多人印象深刻。

    為了增強我方防空實力,1943年,一支航空兵部隊開進紅河綠春縣,在騎馬壩村設立航空無線電臺第26分臺,分臺臺長吳治安,并有一個步兵排保護電臺安全。從1940年至1945年,中國空軍和美國空軍在紅河、文山地區上空執行攔截、運輸、巡邏等任務,有效地遏制了日軍空軍的入侵。

    據彌勒人趙煥生記述:1943年,英國派來了“皇家”空軍大隊,美國也派來了陳納德率領的“飛虎隊”先后抵昆。當時,曾受到昆明各界夾道歡迎。他們多次主動迎擊日機,擊落損毀日機數架后,日機的囂張氣焰才有所收斂。當時,曾將擊落的日機運到昆明市文廟內展覽,市民看后,無不切齒痛恨,參觀者無不憤怒激昂。

    (未完待續  本文未經作者授權不得轉載)

    (林浪平)

    (編輯:郭韋 排版:龍俊賢 審核:梁丹

    相關閱讀: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 版權聲明:
  • 1、本網站所有內容,凡注明 "來源:文山新聞網" 的所有文字、圖片、頁面的版式、和音視頻資料,版權均屬文山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布、發表。

    2、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轉載或引用本網版權所有之內容須注明 "轉自(或引自)文山新聞網" 字樣,并標明本網網址 www.574195.tw。

    3、對于不當轉載或引用本網內容而引起的民事紛爭、行政處理或其他損失,本網不承擔責任。

    4、對不遵守本聲明或其他違法、惡意使用本網內容者,本網保留追究其法律責任的權利。
    • 《文山日報》
    • 州慶特刊
    • 七都晚刊
    (^ω^)MG三重魔力_电子游戏 老k棋牌app下载 贵阳闲来麻将 快乐十分下期推算 黑龙江11选5开奖号 快乐10分开奖视频 彩票贴吧论坛 武汉程序麻将机 山东十一开奖结果走势图 亲朋官网首页登录 未来陕西麻将代理微信 捕鱼大师官方网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电脑版 加拿大快乐8开奖现场 百家乐怎么玩 扑克麻将哪里买 吉林长春微乐麻将